如果的事

你不是例外

   端午假期认识了一个大四的男孩子。窗帘掩盖了光线,房间外面还下着雨。我们抱在一起,依偎在一起,我们互相问彼此的感受。

   期间我们有说很多话。或许是因为那样昏暗的氛围,或许是因为我们相同的星座,或许是因为他不停地亲吻,我把自己能说的都说给了他听。我以为,我们很相似。

    几小时后我有事要走了。他说你完事了再过来吧。我说再看。他说要不我跟你去吧,我笑笑。他穿上了裤子送我到门口,他赤裸着上身朝走道的我说:等下来啊。

出了大门后,我买了一份甜点。一看手机,来自他的震动:快点来啊。

     办完了事,我就回了自己的地方。我跟他说不过来了,他以为我开玩笑。我到了以后他才知道我并没有开玩笑。于是他也回来了。他说:下来一起吃饭吧。

    我过意不去就下去了。吃的烧烤,我们并排而不是相对地坐着避免尴尬。东西没有吃完,他笑着说我坑他。可是我走的时候也并没有说好啊。各自回了寝。

   深夜他发来消息说:我并不只是想跟你做爱。我很喜欢你。看到消息的时候眼泪莫名涌了出来。接下来的几天陆陆续续清理了之前的一些关系。似乎是喜欢上了这个男孩子。虽然过几天他就要走,可是又有什么关系呢。

     我们隔了两天又见了一次。见面他就搂着我,然后直接说:我想亲亲。好感顿时降低大半。一天后的晚上他直接站在楼下等我,可我已经说了有事不能见。他说他等到11:11,我11:12分下去却已经不见人影。今天说是最后见一面。见面之前对他的好感已经通过这几天的交流降为几乎全无。对了,他剃了板寸。

     我当做见朋友的最后一面,我说只是见一面。见了面他直接摸了上来。尴尬地拿开他的手,他推着我往暗处走。一直对我说着要亲亲,我一直拒绝。分手后,我在一个社交网站上见到他最新发的帖子。顿时后悔了自己付出的感情。我以为你会是例外。我以为你想跟我在一起。我以为我们同样风风火火感情充沛而简单。

     我不是你的例外,你也不会是我的。

  



两个彼此不跟对方说话的人呆在一个空间是非常难受的。尴尬,沉默,压抑的气氛渗透在每个立方米。有两个方法来打破这种氛围:1主动和解2:离开。我选择了离开。
订票官网出现了问题,只能在去某网上买。通常不用这个软件,上一次在这上面买还是前男友要来看我时。急匆匆买了票,买完查看订单才发现联系人那栏没改,留着前男友的名字和电话。马上一个电话打了过去,我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因为时间已经快到11点,他通常都很早睡觉。电话才响一声,他就接了。我开始说的第一句话,“你还没有睡觉啊?”他的声音传过来:“还在床上。”把事情跟他说了,他说还没有收到短信。两人尴尬地呵了呵,我率先说了拜拜便挂断了电话。
睡前大致准备了回家地东西和说辞。再一看手机,卧着两条前男友地微信。一张短信截图,一句话“刚收到了。”
被闹钟闹醒。一觉似乎过去了很长时间。我坐起来看手机,5点20。四周都黑漆漆的,坐着没几秒就感觉到了冬天的寒意。那个室友正躺在床上静静地睡着,均匀的呼吸声。我想着,别走了吧,去退票。这是什么大不了的事,都在一个屋檐底下生活。昨晚的思绪慢慢回来了,我起身洗漱准备出门。
空旷的大街,让我回想到了百里毅行的那天早上,在成都街头的那天早上,从KTV、网吧走出来的那天早起甚至还回想到小学第一天上学的那天早上,都是相似的早晨。店铺只有早餐店亮着光,买了平时最爱的豆腐包,是昨天的,老板帮我放到微波炉加热了。路灯慵懒的将暖黄色的灯光打到干净湿漉漉的地面上。
在平时走路去上学的拐角拦了辆的士。沿途经过一些教学楼。“明天研究生考试了呢”我突然就把这句话说了出来,的士师傅很漠然地说了句“那我们的车是不准进的。”话题就这么终止了。
快到火车站,后面突然传来咳嗽声。原来在我上车前车上已经有乘客,但司机并没有把空车的标记拿下来。自动取票机取了票,到了候车室,进了站台。上了火车,车厢几乎是空的。随便坐到一个靠窗的位子。在我打下这些文字后一抬头,深黑的天已经蒙蒙亮。

pang的难过

是不是日子过得太粗糙了。
最近过着早出晚归披星戴月的学习生活。满满当当的课程,天气也一下子变冷。在没有暖气的教室一坐就是几个小时。每个人都没有多余的表情。偶尔的聊天内容也是这糟糕的天气。整个人不仅表情僵了,心情也糟了。用玻璃瓶打上热水,再用丝巾包裹着来暖手。P突然掏出一大罐蜂蜜,于是周边的同学都加了一勺。
跟一个住得很近的同学用家长话在课上聊完天,问身边的每天上下学都一起吃饭一起还住一个寝室的X“喝了水没,好像有股药味啊。”没想到她冷冷地说了句“你怎么这么多话。”
声音不大但周围的人都听到了,我讪讪地笑了笑。接下来的课堂时间我都没有在听。她似乎在静静地看书,我避免自己想东想西掏出卷子来做。还是忍不住想了想。自己平时太多话了?嗯,那就不说了吧。至少不跟她说。
一个人吃了晚饭,吃得慢慢地,走路也慢慢地。一个人似乎也挺好,有时间想自己的事。晚上上课的时候我想当做没事人样坐在她边上,才走近,她不经意抬头,一个眼神,好像是讨厌我得眼神。我立马走开了,坐在离她较远的位置。我看了今天上课的书,认真听了课。我回想了我昨天前天大前天大大前天以及一个月内的生活状态。没有哪个时刻比现在更让我心静了。那我之前的每天是怎么度过的呢?
浮在表面,时间在度我。
我浪费太多时间在手机社交网站上,在自己无厘头的情绪上,在纠结每天吃什么上,最大的部分浪费在时间的计算上。看着老师的嘴巴但是没有听进一个字只是等下课“还有3分钟打铃”。居然是小学生的心态。浏览手机的时间太多,信息每天都层出不穷地弹出来,我手指快速地翻阅,但脑子记住地却很少。纸质的严肃作品两个月还没有翻阅一本。
日子啊,绝对不能再这么过了。

pang的碎碎念

终于来了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文青一回,实践一回。但是结果不尽如人意。
星期五提早了一个多小时搭公交去火车站,中途发现东西没带,下车,返回,那东西,再搭车。跑到车站的时候,广播里已经在播完要进站上车。跑的时候还不忘记买一盒武汉周黑鸭。提前感受下武汉的感觉。坐上了去武汉的火车。下着小雨,车窗都凝了雾。往车窗望去根本什么也望不到。吃周黑鸭,麻得舌尖没了知觉。忘记带水。(囧)
三个多小时下了车。武汉火车站大又乱。找不到搭公交的地方。天上下着雨。撑着伞乱闯乱撞地出了站,搭公交发现没零钱。买了个玉米才找开。
到了同学说的她学校那个站台。一下车就看到她跟她男朋友。朋友没什么变化。好歹发小。她男朋友第一次见。和照片上一模一样。个子不高,方脸,黑框眼镜。相反发小长得很美。乍一看两人十分不搭。
接下来的两天。不管去哪,干嘛,都是三人行。叫我这个单身狗情何以堪。下雨了怎么共伞,遇到窄巷子怎么过,去哪意见不合…
朋友身边多了个比我熟悉她的人。但是是我不熟悉的人。
第二天感冒加重,第三天来了姨妈。坏天气坏心情。在候车室丢了把伞。回长沙太晚,莽莽撞撞地铁选错站,在近11点的时候坐在站台等车。没有人打电话给我,没有人发信息,手机电量也不足。袋子的提手断了。风吹得很冷。眼睛带着隐形充了血。肩膀因为负着挎包痛得不行。发现朋友半个小时发来qq消息问我有没有到。我打字说没有。然后就没了下文。一下子居然想哭。我呆了这么久的城市还是很陌生。遇到事情还是会不知所措。迫切的需要一个怀抱,一句问候。
坐上了拥挤的公交。回到宿舍发现裤子脏了,突然想到初二那时候经常弄脏裤子的心情。同样的心情。
什么都得自己干。已经过了12点,澡还是得洗。情绪还得自己恢复。作业难以下手还是得试。要自己爱自己啊。放弃那些突然想暴饮暴食的念头。

你会不会以同样的热情来拥抱我

分享给你Taylor Swift的MV《Taylor Swift Live @ iHeart Radio》,来网易云音乐: http://163.fm/4JMK7qG
 和我一起听吧~ 

在荒凉的岭上,一份烤肉饭就让我们满足。来这边后,每次吃到别的地方的烤肉饭时都会说想念这家的味道。
在一个阴天坐了好久的公交终于又吃上了这家的。不是吃饭的时候,菜和肉都是冷的。
像那句话说的:回忆里的你永远是美女。
有些事情留在回忆里比较美。

[]

推荐影评 小娥无罪,众汉有责 (来自 #豆瓣电影# For Android) http://movie.douban.com/review/5588552/

认识了一个双子座只小我几天的学弟。

初次见面他说:你和我想象中的不一样,你怎么是短头发呢?

第二次见面是约好一起爬山。在山脚的时候他还买了黑啤。天气太热爬到一半就不想继续了,歇了会他拉着我爬。到山顶,我们坐在朱红色的长凳上聊天喝酒吃芥末豆。他说的最多就是他的感情史,我就听着。

见面次数越来越多,大部分是晚上。

他说自己心情不好的时候喜欢喝酒,每次见面他都提议要去买酒。

一次在江边的沿江风光带,吃着喝着突然下了暴雨,我们俩就那么站在雨中,大笑然后评论行色匆匆的人。“刚刚抱着的那一对,哈哈哈,男的比女的跑得快诶”, “看那个骑单车的,多逗”。

一次刚下过雨,在我们公寓楼下的石凳坐着,我拿塑料袋垫着,他坐伞面上。风吹得特别凉,我穿两件他只穿了一件。“你冷不?”,“冷啊。”,“我抱你吧。”我反头看着他笑“你太瘦弱了。”

看他照片,他就跟我介绍这是什么时候在哪,末了一定会加一句“下次我带你去吧”。

学弟对自己女朋友是复杂纠结的感情。这是他原话。酒后吐真言吧。

他高考失利复读了一年,女朋友没有复读。异地恋。因为异地,见面次数特别少。他说“她清明的时候和男闺蜜去厦门了。” 五一他女朋友终于要来找他了。按常理应该是很高兴的事,他高兴不起来。随着时间的逼近,他的情绪我明显感觉到焦躁了起来。问为什么,他说“我是挖墙脚挖过来的。男的是自己的死对头,打过架。她和他睡过。” 学弟很介意这点。

知道女朋友五一要过来的时候,他的手机里全部是各大酒店的APP,费尽心思看中了一个酒店,约我一起去看房先。在电梯里我问为什么不就近找啊,他说“这房子布置得很像家。我想给她家的感觉。”订了房,女朋友来的时间又变卦,折腾了一下。时间说好了吧,女朋友又说把火车票给退了,打算坐网上不认识的人的顺风车,后面终于说是坐大巴过来。又折腾了一下。

他说这几天干什么都提不起精神。前天和昨天,他都流了鼻血。寒假有一次他和女朋友闹别扭,第二天就流鼻血,家里人都吓坏了。



我们学校放暑假比他学校早。当我已经抵达四川准备支教的时候他还在学校考试。再次见面是10月初。 他打我电话说出来玩,一起喝酒。我下意识拒绝了,好像一个暑假的时间就让我们生分不少。他突然就骂了句,“麻痹啊,不就一个暑假没联系吗。”突然又感觉亲近了。 接下来的每个星期都见了一面。大部分时间是星期天晚上。他喜欢吃黄焖鸡米饭。然后躲在一边打电话给家里人。一打就是半个小时以上。我就坐在餐桌上百无聊赖地玩手机一边观察他。打完电话后他会没里头地说看电影去吧。反正时间还早。没有想看的电影就会坐在从寝室到校区必经的十字路口那听人弹吉他。很简陋地,一个音响,几个人,一把吉他,一个麦克风。有时轮流有时合唱。台阶上都会坐满人。有课的晚上每每路过。看到坐着的人会不理解,你们怎么又那么多时间坐在冰凉的板凳上听陌生人弹吉他呢,而且弹唱的也不好听。他还是会拉我过去坐。“你不觉得坐着听很有感觉吗?”“什么感觉?”“就是那种感觉啊!你快坐下!” 很不凑巧。两次我们坐台阶听的时候都很冷,两个人穿的都不保暖。他很有风度的脱下自己提问的牛仔外套,一定要给我披上。我穿上后站在他背后,他以为我在玩手机,其实我在拍他的背影。清瘦清瘦的,带着倔强。 一次他送我回寝,顺便在公寓园区逛了逛。食堂在装修,外面放着一些破旧的餐桌。我突然就摔倒了,双膝跪地,惯性让我的手掌也撑着地。很匆忙又难看的姿势。剧痛,看地上,原来是一个下水道,盖没有了。差一点就摔下去了。“幸亏幸亏就我一个人摔下去了”,脑子里突然蹦来这句话。我居然打心眼里庆幸他没有摔到。在凳子上休息了一会儿,我抬头对他说:咱们唱晚晚场去吧!他一口就答应了。我回了趟宿舍,清理了伤口。室友说他怎么不去买药啊。我一下子没了话说。“如果换成前女友。他肯定马上买药了吧。还是他当时候也很慌呢。”脑子闪过很多可能性。还是拿起钥匙就下楼了,他还在等我呢。 走路去KTV,不远,因为星期天,唱到两三点的时候整个KTV只剩下我们一个包厢。这是第一次听他唱歌。很用力,每首歌都很用力地在唱。每次去KTV都能学到一些新歌,他点了很多周董的歌,我不会,不能跟他一起唱。到了5点左右,我们累倒分别睡在隔很远的沙发上。服务员过来说快到时间了。5点40出了出了KTV大厅。仔细地想了想,今年是第一次起这么早。沿原路返回,天蒙蒙亮,环卫工人悉悉索索扫地的声音,偶尔迎面走来一个人。店铺都安安静静关着门。一些家庭旅馆的招牌仍闪着光。“走,咱们开房去睡一会吧。”他似开玩笑地说到。心中一惊,我回复说“神经啊,反正过一会就能进宿舍了!”在24小时营业的肯德基坐了一会儿,我们各自回了宿舍。他这次没有坚持说要送我到楼下。过了马路我寻找他的背影,不一会他就进了大门不见了。 未完